父爱如山,即使从未说出口,却深深藏在心里
来源: | 作者:好锦木棉 | 发布时间: 2021-06-19 | 8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张三在一家木棉果加工梳棉厂工作,做的都是别人都不愿意干的活,木棉果采摘回后,将果皮与果絮分离的一项工作。木棉纤维很细很轻,干活的时候整个车间都充满着飞絮,经常会遮挡住人的口、鼻、眼,在这种状况下工作是非常不好受的,但是他任劳任怨,不辞辛苦,是厂子里公认劳模级的人物。因文化不高,得不到更好的发展,这一干就是10年……
张三是厂里难得一见脾气好、人缘好的工友,他不仅做事麻利,心地也很善良。遇到工友找他帮忙,不管大事小事,他从来都没有拒绝的。
后来张三的表婶做媒,给他介绍一女子,对方见他善良、淳朴,也就同意了。厂子里的人都说他运气好,取了个好老婆。然而,他的运气并不像人们羡慕的那么好,他的妻子,在生下一个儿子之后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她的离去,也带走了那个爱一面干活一面哼歌的张三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只会埋头干活的机器。
他甚至一整天都不抬头,因为他知道,无论怎么样都再也见不到那个能跟他一起吃苦、一起拎菜篮、煮饭的女人了。唯一能让他看到妻子身影的,便只有他们的儿子。令他感到欣慰的是,这小家伙似乎有穷家孩子懂事早的天分,每天都安然地睡在门卫李大爷那里的破旧小摇篮里,只在饿急了的时候,才像小猫一样轻哭两声。每当这个时候,李大爷就会从怀里取出准备好的奶瓶,把带着体温的米糊放进那小嘴中。


厂子里的阿姨妈妈们看到这副景象,纷纷回家,把自己孩子们不吃的奶粉和不用的衣物找出来给了他。家中有婴儿的人,甚至还给他送来自家孩子消化不完的母乳。小家伙吃着百家奶一天天长大了。


张三却并不因此有所松懈,他对儿子的关心更进了一层。冬天水冷,他都是在怀里捂热后才给儿子喝。儿子是他唯一的欢乐。只有儿子咯咯笑的时候,人们才能看到他的笑。他三十岁的脸居然比四十多岁的还沧桑。


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间儿子就五岁了。五岁的儿子也成了厂子里的老熟人,他很懂事也很听话,看着父亲干活,能有模有样的学着干,干起活来居然很老练,惹得其它的工友们都跟张三开玩笑说:哟,你真有福气,都有接班人了。


张三听了这话,像被人施了咒一样,半天一动不动。之后,他就开始留心学校的事,时常向其它人打听小孩上学的事。越听,越没有信心。附近的人说:在这里读书要本地户口……五岁的孩子即将面临读书问题,使得张三像热锅上的蚂蚁,焦急万分啊。


对于一个外地人来说,想让孩子在当地读书显然是比较艰难的,这时的张三显得有些绝望,整天魂不守舍,甚至在干活的时候经常走神把好的木棉果絮分到坏的区域。


几天后,厂子里流传出一个消息,说张三要将儿子送出去,什么条件也不要,只要对方是有文化的本地人家。大伙起初不相信,纷纷去问张三,他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。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儿子像自己这么活。


后来,有一对无儿女的教授夫妇来找他,想了半天,把孩子使劲抱在怀中一会儿之后,就同意了。教授私下给他一万块钱,他没要,转身朝厂区方向走去。


之后,儿子常穿件新衣服来到厂里,照样有模有样学着干。每当这时,他总会挥手让他走,儿子不走,他就抬手吓他。终于有一天,他发火了,抱起孩子,含着眼泪狠狠地打了他一顿。这是这个苦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挨的第一顿打。


从此,孩子再也没敢在张三面前出现了,只是躲在远处看他。教授夫妇于心不忍,就来找张三说:这事……还是算了吧。张三一听,就急了,又是摇头又是摆手,说一定会有办法的,会有办法的。


几天后的早上,张三就消失了。附近的人再也没有见到张三了。有人问门卫李大爷,张三去哪里


李大爷摇了摇头,眼眶有些湿润,最李大爷受不了是张三儿子从远处盯着厂里的眼神……

父亲节恰逢6.18,商城有促销活动

满500打5折      满200打7折

活动时间:6月18日至6月30日